清远新闻
数座大桥跨北江,地标变迁见证清远城市巨变
2017-12-22 08:44  来源:清远新闻网  

如今,清远在北江河两岸建立其以水为依托的北岸公园、南岸公园,而且还将继续扩建,未来将分别绵延十多公里。 南方日报记者 曾亮超 摄

1991年市区防洪堤坝(现北江二路)。钟荣健 摄

当年的防洪堤坝,现今北江二路一带早已车水马龙,绿树成荫。 南方日报记者曾亮超摄

1988年的清远,百废待兴。许多年以后,人们对建市之初的印象,都有一个共同的记忆:电灯不明,道路不平,自来水时来时停。水患、火灾、贫穷……很多人的回忆都离不开这些词汇。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一成不变的定律。如果有一条长长的画布,将清远这30年的变化一一画在画布上,你一定会震惊于清远的力量:曾经饱受水患之苦,如今水资源却成为清远相对珠三角城市最大的招牌和财富,清远人以敢为人先的创业精神,将清远塑造成令人引以为傲的精神故乡。

●南方日报记者陈步上

精神面貌之变▶▷

从人心浮动到以清远自豪

在许多“过来人”看来,与艰苦的创业环境相比,最大的问题还是人心的涣散。

“几个原本隶属于广州、韶关等地的县市组成一个大家庭,再加上交通的不便,大家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并不强。”清远市政协原副主席黄卫星,在清远建市时曾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面对这种情形他曾如此形容清远:“先天不足,后天营养不良”。

清远建市前的一段时间,清远县、佛冈县原隶属于广州,英德隶属韶关。建市后,有人担心原来并入广州带来的好处没了。筹备清远建市时,韶关还抽调了200多名干部支援。当时大家对清远的印象是:“年年水灾,卫生条件非常差,蚊子、虫子一抓一大把;‘拥抱楼’‘握手楼’非常多,城市规划非常乱。”

多年以后,很多人如此回忆建市初情况:根本不具备起码的办公条件,筹备建市的机关干部只能挤在旧的清远县委县政府的小小办公区办公。

“当时我和另外两名同事来到清远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妇联。可是没有钱呀,我们带着政府分配的每人750元的开工费,买了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和一张床,把家安在现在西门塘一个单位的会议室里,当时市委的20多位女同志全住在那里。”清远市政协原主席邹学军回忆当时艰苦条件,其时,她任清远市妇联主任。

时任清远驻站记者的一位省报记者回忆,在如此艰难环境下,干部人心浮动,一些外来干部待不住要想离开。当时许多干部之间不熟悉,一些本地和外来干部之间矛盾很大,工作开展难度大,甚至因为一些小事发生纠纷。

黄卫星回忆道,当时清远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凝聚人心、形成共识,然后再是谋图发展。为此清远做了大量的工作。当时他主编的《清远文明》小报连发了两篇有分量的文章《增加透明度,增强信任感》《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待新市》,“现在回头看,这两篇文章的观点还是有现实意义的。”

同时,清远市委宣传部、社科联邀请中央和省的专家学者举办了一场关于新市建设的哲学思考理论研讨会。省委领导和清远各个县的一把手全部到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媒体都做了相关报道。会后又组织全市上下讨论,提炼了当时清远精神的四句话:团结奋斗、艰苦创业、科学民主、开拓进取。

通过一系列宣传“组合拳”,再加上市区通往英德、佛冈、三连一阳的公路陆续修通,“清远”作为独立地级市的认同感逐渐为全市所接受。“再一起开会时,英德、佛冈等地的干部很少再有什么埋怨了,大家都憋着一股劲,要把清远市在全省的排名尽量往前追。”黄卫星回忆说。

1994年来到清远、现任清远市委党校副校长的黄荣茂回忆,以前许多领导去省里开会自觉坐在后排,后来经济发展起来后,有了底气都会主动地往前排靠了。一些当年分配到清远的外地干部,在向朋友讲起清远时,也不再不像以前那样因为是清远人而惭愧,相反,自豪感溢于言表。

形象之变▶▷

从偏居一隅到南融广州

对于很多人而言,建市之初的清远,偏居一隅,如同一个小县城。

邹学军是从韶关选调筹建清远建市的200多名干部之一,她描述了来到清远最初印象:“那时候新城这一片全是农田沙滩,没有房屋,道路坑坑洼洼,居民的生活垃圾就堆放在路的一旁。小桥旁边有一家制衣厂,4平方公里住了8万人。”

据《清远市城市总体规划文本(1993-2010)》记载,1992年,清远市区建成区包括城区、小市和扶贫区,各类人口才18.11万人。

当时城区状况不过是清远全市经济和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恰如外界对清远的认知,就是一个字:穷。据清远统计年鉴显示,1993年,清远市GDP仅为77.85亿元,列广东省末位。

清远原市委书记骆雁秋曾接受媒体采访回忆:“过去对清远二字的解释是:清是清贫,就是穷;远是遥远。”当年清远在全省和全国都穷得有名,全省200万绝对贫困人口,清远就占了100万人。1991年《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把清远落后山区喻为临近珠三角的“寒极”。因为这篇文章,清远贫困的名声传遍了海内外。

为了摆脱贫穷的帽子,也为了尊严,清远人憋足劲谋发展,在经过多年的探索之后,从2000年后清远开始发力,一些年份GDP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工业发展增速更快,甚至一度高达70%以上。

2006年2月24日是清远人扬眉吐气的日子:当天《人民日报》华南版头条刊登长篇通讯《清远:“寒极”变“热土”》,对清远经济增长“双连冠”进行深度报道,新的“清远现象”引起关注,而在此前,“清远现象”是穷的代名词。

2007年,清远GDP超越珠三角城市肇庆。

对于这时期的发展“清远速度”,黄卫星是见证人。2003年底,黄卫星接受了筹建清远职业技术学院新校园的任务。这所由市卫生学校、市师范学校、市广播电视大学和市教师进修学校合并重组的新院校,是当时广东省77所高等院校之一,也是清远的最高学府。

“时间太紧了,压力太大了,从2003年12月16日我上任,从未睡过午觉。”黄卫星当时对采访的记者说。从2004年2月放线开挖基础到9月,历经7个半月的奋战,清远职业技术学院首期工程占地800亩,容纳学生规模5000人的新校园正式交付使用。用时之短,标准之高被时任省委书记张德江称赞为“创造了广东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

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建设之际,也正是清远提出并实行市区“东扩、南拓、西进”之际,该学院的建成有力推动了市区东扩的步伐。北江南岸则随着清远市政府以及各市直属机关的迁入开始了发力。

如今,经过了30年的发展,清远市区(不含清新区)建成区面积上百平方公里,而且,市区从北往南,农村与城市界限不再明显,人口已达80多万。不仅如此,与广州也实现无缝对接,广清一体化成为两地共识,清远市区已经成为广州等地市民置业投资的一大选择,到去年下半年,外地客在清远市区置业比例超过六成!

面貌之变▶▷

从屡遭水患到山水宜居之城

不过,在很多人记忆中,建市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清远这座城市一直在和水患做斗争。

2011年卸任清远市政协主席的邹学军回忆在清远工作的日子,有两件事让她印象最深,其中之一就是水利发展。

她回忆,建市初期每年都要抗灾,上半年是抗洪救灾,下半年是扑灭山火,“我们现在还经常开玩笑说,那时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当年的防洪救灾让她惊心动魄,凡是“三防”指挥部一开会,老百姓一听到抗洪救灾的广播,干部和群众便一起上堤装沙包,日夜分班巡视堤围。

可以说,清远建市之初的十多年里,一直在和水做斗争。在《清远县志》《清远市志(1988-2003)》中,记载了1980年以来清远经历的三次大洪灾,分别是1982年、

1994年的那一次洪灾让邹学军记忆犹新。据记载,那次洪灾造成清远百年不遇的灾害,全市8个县(市、区)、142个乡镇全部受灾,受灾人口221.51万人,而当清远人口也只有300来万人。

而1997年的那次特大洪灾,更是让清远有着1400多年历史的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飞来寺东坡亭、六祖庙和大雄宝殿等古建筑全部被冲毁,至今成为清远人的痛。

不过,随着清远市区上游飞来峡水库在1999年建成,加上市区堤围建设和加固,现在清远市区的水患问题基本解决。

水已经成为清远这座城市最大特色之一。邹学军回忆,当时清远建设堤围的思路是和城市建设一起抓,“‘一河两岸’美景就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

如今,清远在北江河两岸建立以水为依托的北岸公园、南岸公园,而且还将继续扩建,未来将分别绵延十多公里;另一条支流笔架河沿岸也成了集休闲、娱乐、运动于一体的公园;市区还建成了数千亩的飞来湖湿地公园……

不仅如此,清远还充分发挥另一特色——“山”,山水相逢,大做山水文章,打造山水宜居之城。山水,至此成为清远相对珠三角城市最大的财富之一。

在今年5月31日下午召开的清远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清远审议同意了《清远市城市风貌规划》,规划将清远城市风貌形象定位为“山水名城,岭南绿都”。

出行之变▶▷

从过江靠轮渡到数座大桥横跨北江

对于清远建市以来的巨变,市民感受最深切的当属出行的变化了。

在邹学军记忆里,建市之初,清远基础设施各方面很差,交通不方便,到三连一阳不便,往往需要一天:“有一次有一个香港的妇联团体到连南去。早上7点从清远出发,到阳山是晚上6点多,晚饭后到连南,已是凌晨3点多!”

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1994年黄荣茂来清远时仍让他大吃一惊。当时,107国道穿城而过,从广州到清远走了3个小时,市区的公交车只通到目前连江路的原环保局大楼附近。

1994年以前,市区北岸和南岸只有北江大桥一座桥,车辆来往还要收费。那时,人们过江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是轮渡。

1994年,清远市委、市政府决心修建清连一级公路,全长215公里,途经连阳三县和清新,总投资30亿元。这对当时的清远来说,是一条脱贫致富之路,也是一条民族团结大道,更是广东北拓内地之路。

2002年,清远启动第一次“八路一桥”建设,总投资25亿元。2011年清连高速通车,市区到清远北部中心城市连州实现3小时到达!

2006年,广清高速建成通车,清远与广州快速通道彻底打通,两城实现一小时车程达到。两地的通道也不再单一,高铁、轻轨、各级公路“条条大路”通广清。

而随着1995年清远大桥建成、2004年凤城大桥建成、2008年北江大桥扩建,市区过江靠轮渡也成为了历史。

如今,清远市区另一座新建的大桥伦洲大桥已经通车,另一座正在建设的大桥北江四桥,也将在未来两年建成。

清远还规划在“十三五”期末构建成以“五纵三横(高速路网)、一江(北江)、四轨(城际轨道)”为一体的综合交通网络。

条条大路,不仅方便了市民出行,更是条条财富通道,拉近了清远与广(州)佛(山)经济圈和“泛珠三角”的区域距离,加速了清远与珠三角城市的融合。

 
 
  清远新闻
 
 
 
  每日新闻头条
【国内】
【国际】
【民生】
【社会】
【财经】
【房产】
【家居】
【汽车】
【旅游】
【娱乐】
【时尚】
【健康】
【体育】
【教育】
【数码】
 
  视频推荐
 
 
醉汉马路上酣睡 环卫工大爷深夜守护为其...   老人两百元参加“低价游” 买保健品欠费...
 
 
 
兄妹俩拍摄趣味视频 温馨又有爱   广西轿车闹市区疯狂撞车逃跑 交警砸窗拦截
 
 
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本网站由清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